關於部落格
性愛
  • 60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探秘陽明書屋:蔣介石最後的“行館”

  中新社臺北10月17日電 題:探秘陽明書屋:蔣介石最後的“行館”   中新社記者 朱曉穎 陳立宇   背靠臺灣大屯火山群最高峰七星山、深藏於蜿蜒山路數公里的竹林曲幽處、四面高牆鐵絲網以劃明“界限”,這一切暗示著:臺北陽明山上“陽明書屋”絕非庸宅庶所。實際上,它是蔣介石離世前最後的隱秘“行館”。   因崇拜、篤信明代傳奇思想家王陽明,蔣介石早年遷台後,將臺北近郊草山更名為“陽明山”。   草山行館、陽明莊、中山樓集中所在,使陽明山成為當時臺灣當局實際行政決策中心。   中興賓館,是蔣介石授意興建的最後行館,作迎賓、避暑之用。其過世後,“中興賓館”改作“陽明書屋”,存放著名的“大溪檔案”等早時高度機密檔案、國民黨黨史資料。   時至今日,陽明書屋仍籠罩著濃厚神秘色彩。甫接近入口數公里,就受到當地人友善提醒、“劃地為界”:“過去,從這裡開始,就有衛兵把守,嚴禁入內。”   入得大門,一條綠植掩映的狹長坡道,曲曲直直,盤形逶迤,零星燈盞隱於草叢,造型低矮、罩面光束下旋,據志工沈鈞傳介紹,這是為“避免戰鬥機轟炸輕易尋到目標”。坡道寬闊迴旋處,為直升機停機坪。   步行良久,方踏入陽明書屋建築“地盤”。   從丹桂飄香中式庭院入門,一樓廳堂中央,高懸著蔣介石畫像:一襲黑色防彈披風拖地,按“真人比例”臨摹寫就。“畫作栩栩如生,無論從哪個角度看,他的眼睛都註視著你”,沈鈞傳解釋道。   從旋梯走進蔣介石辦公室,進門正對辦公桌椅,其朝向設置,是為房主最高效、清晰看清“來者訪客”。   起初並未察覺有任何異樣,“你們數數,辦公室有幾扇門?”來客開始定睛細數,答案皆曰,好像只有兩個,志工高聲提醒:“有五個門!”   原來,辦公室正門、側門分別與走廊、隔房相通,其餘三門與鏤空窗欞融如一景,兩扇“窗花”合作一門,隱蔽性極高。   即便在光線照射入室、視野良好的白天,不經人指點、仔細辨識,根本無從發現“窗花”下的“逃生門”。   坊間傳言,蔣介石在西安事變後嚇破膽,留下恐懼“後遺症”,以至在遷台後的多處住所中,多留門徑、後路、秘道。   陽明書屋的秘道,埋於地下。秘道長約數十米、寬一米、高兩米,空間逼仄,溫度低涼、四下漆黑,壁上掛有應急燈具。從秘道穿出,直通後門,可乘時備車輛。   行館甚至為宋慶齡、宋藹齡等家族成員留房,只是從未使用,如今大門緊鎖。   志工講述,據當時規劃,蔣介石特意給家庭成員都單獨設留房間,但一個也沒來住過,“他希望家人多多團聚,只是沒機會了。”   整棟建築的一抹特別歡快的亮色出現在餐廳。長條桌擺設尊重宋美齡西式生活習慣,掛於牆壁的多幅黑白老舊照片上,蔣介石與繞膝孫兒輩對弈下棋,宋美齡持剪刀給孫子修理齊劉海,兩人一同懷抱襁褓中的孫兒,笑靨綻放。   80多歲高齡時,蔣介石才搬入中興賓館(“陽明書屋”前身),僅短暫居住過。這裡無甚發揮“會見外賓”角色就被半撂擱野。   “‘外交’失利,年邁多病,鬱郁寡歡,他在此沒住過多長時間,不習慣又走人,加上重疾纏身,不久便過世了。”沈鈞傳說。(完)  (原標題:探秘陽明書屋:蔣介石最後的“行館”) 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