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性愛
  • 60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江河水(十七)

  杜衛東 周新京   《江河水》是一部長達七十三萬言的鴻篇巨制,他以東江港的改革為主線,以一起文物走私商業間諜案為副線,通過跌宕起伏的情節,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,呼喚著時下文學作品中久違的英雄情結。整部作品構思縝密,氣勢恢宏。全書以名曲“江河水”穿插其間,猶如一部感人至深的交響樂,分為四個樂章:沉船、開工、抗命、起飛,由於篇幅所限,特選取第四部“起飛”以饗讀者。   劉希婭的話像一陣排炮,把江河轟蒙了。他沒有想到,自己在劉希婭的心目中竟是一個鐵血冷面,無情無義的勢利小人。他覺得羞愧,這羞愧像一條蛇,緊緊箍住他的心,讓他感到窒息。   有進出省政府的人向他打招呼:“喲,這不是江局長嗎?”   江河感覺到了對方目光中的詫異,他因此更為羞愧,他突然覺得,自己仿佛是一條被網住的魚,織成網的就是那一道道驚詫的目光。   江河進退維谷,他艱難地說:“小劉,你誤會了。”   劉希婭冷冷一笑:“我誤會你不重要,重要的是程省長不要誤會你!”   “請你聽我解釋。”   劉希婭抬起手腕看看手錶,拖著拉桿箱向馬路邊又走了兩步,扭頭看了一眼獃立一旁的江河:“對不起,我要趕飛機。”   江河忙說:“我讓司機送你。”劉希婭揚手打車:“你那麼公私分明的人,那麼潔身自好、註意影響的人,讓司機送我去機場,不怕緋聞滿天飛嗎?不怕別人拿它做文章嗎?謝謝了,不敢受用。”   一輛出租車停在劉希婭面前,她對從車窗里探出腦袋的司機說了一句機場,就拉開後車門,先把拉桿箱放進去,又一側身上了車,關車門時,目光幽怨地看了一眼江河:“江局長,如果你除了東江港,除了你個人的政治抱負之外,還有真情沒有完全泯滅,就請你去好好向盧茜解釋一下吧!她是一個多麼冰清玉潔的姑娘,她把對你的愛全部埋在心底,為了你不惜赴湯蹈火,可是你考慮過她的個人感受嗎?你信守過對她的承諾嗎?你背棄了對我的承諾,無非是讓一個女孩兒的感情受到了傷害;你背棄了對盧茜的承諾,要知道,與她相依為命的父親就魂歸西天了!你明白嗎?老盧叔是她的天,天塌了,她生不如死啊!”   劉希婭的這幾句話讓江河大為震驚。他知道盧茜對自己有好感,但是從來沒有去面對,一直把這種情感理解為是下屬對上級的尊重,充其量,是妹妹對兄長的依賴,聽劉希婭一說,他才知道事情遠非自己想的那麼簡單:盧茜深愛著自己,因為深愛,她才違心地去做了那麼多她本不願意去做的事;因為深愛,當自己無意中把她生命的天空遮掩後,她才那麼悲痛欲絕,喊出了令人撕心裂肺的話。怪不得抗洪以後,盧茜一直躲避自己,別說交談,連目光都沒有過一次短暫的交匯。她像變了一個人,沉默寡言,把自己完全封閉起來,如同一隻被人剪斷了翅膀的天鵝,對遼闊的藍天,雙眸已經沒有了憧憬,有的只是難以言說的悲傷。   咣當一聲,劉希婭關上了車門:“江局長,好自為之吧!”。   的士司機白了江河一眼:“薄情寡義,你這人不咋的!”然後一腳油門,出租車噌一聲匯入了滾滾的車流。   停留如果不能變成永恆,轉身也許就是天涯,人生凄苦,莫過於此。望著遠去的出租車,江河不由一陣傷感。   如果不是那一次相見,也許劉希婭還下不了離開東江的決心。   幾天前,盧茜約劉希婭到鳳凰街上的百年老店“全福興”吃飯。關鍵時刻劉希婭幫了自己,於公於私,盧茜都覺得應該表示一下,只是由於喪父之痛,她才一直拖下來。   兩個姑娘都處在情感的低谷,也需要互相取暖。   盧茜到時,劉希婭已訂好座。盧茜一坐下就拿起菜單,點了魚絲餅、蝦子面、滷鴨、醉魚、牛肉鍋貼幾樣最傳統的東江小吃,又要了一壺菊花茶。   幾個月前在三樓“靜雅”吃飯時的情景還歷歷在目,盧茜輕輕搖了下頭:“可惜呀,沒有六十年的善釀可喝了,希婭,湊合著喝壺菊花吧。”   劉希婭抿嘴一笑:“想喝還不容易,你一個電話,有人屁顛屁顛地就給送來了,怎麼樣,打嗎?”   盧茜斷然拒絕:“不打,我們姐妹聊天,要他來湊什麼熱鬧?”   劉希婭知道盧茜不想刺激她,嘆了口氣說:“我和孟建榮是徹底掰了,其實有時想想,我們幾個人在一起吃飯,聽孟建榮侃侃茶道,聽秦海濤聊聊古董,也蠻享受的。唉,都是過去時了。”   盧茜拉起劉希婭的手:“希婭,對不起,都是我害得你和孟建榮徹底分手。”   劉希婭搖搖頭:“不怪你,要是沒有閘口那一幕,我也看不清孟建榮的真面目。”   老盧頭的事她已經知道,也知道盧茜因此對江河寒心之至,服務員送上菊花茶,她起身給盧茜斟上,關切地問:“你以後打算怎麼辦,還想在東江港待下去嗎?”   (未經許可,不得以任何方式複製或轉載本書之部分或全部內容。)  (原標題:江河水(十七)) 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